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練習的哲學

我一天做的事是別人的好幾倍。
我一天發的呆也是別人的好幾倍。

這是一種天生稟賦來著。


【練習的哲學】

託學音樂的福,我從五歲開始就在做著「每天練習」這件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我很喜歡練習,並享受練習,每天一點點,長期持續,這叫做練習。

練琴、練字、練閱讀、練畫圖、練書寫…每天都練習一點點,很開心。

所以,因為每天一點點,長期下來,底子就深厚,駕輕就熟,什麼都一點點,你就不會是一點點。

【讀書的竅門】

我看書,同時進行的有十本左右,每天每本會翻看好幾回合,換著看,像吃飯配菜那樣,各種口味,各種風格,於是胃口很好。

朋友說,一次看這麼多不會弄亂,我說不會,朋友說,一次看這麼多不會忘,我說不會,如果你一次看兩行,一個月後再接著看,一本書看一輩子還看不完,你肯定會忘,如果你每次看個幾十頁,每天看個幾輪,一兩天之內就讀完,你會忘,我頭給你,因為你還來不及忘,就已閱讀完畢。

大部份的人不會閱讀,一本書看好幾個月,這樣不叫「看書」,這樣是「書看你」,你以為你在看書,但是量不大,也不精,只是做一種假裝在讀書的表面功夫而已。

真正的閱讀是要花時間的,每天的零散時間加起來,有個一兩個鐘頭,絕對可以讀完一本書,速度快的話,幾本都沒問題。

要讀書,要讀大量的書,人才會靈活,而非書呆子。

阿嬤說:「你都沒有煩惱,真好!」
我:「煩惱?要煩惱什麼?」

我和阿嬤說人們之所以有煩惱,是因為不如自己設想,所以煩惱,不如自己期待,所以煩惱,不如自己盼望,所以煩惱,如果你都能隨遇而安,來者都接受,見到都能拆招,人們可以是沒有煩惱的。

所以,煩惱是來自你的心境,不是事件。

阿嬤說他小時候最羨慕家裏有風琴的人。

他的同班同學是鎮上唯一有風琴的家庭,家裏開診所,爸爸是東京帝大醫科畢業,媽媽是恰查某,診所很安靜,沒什麼生意。

後來這個同學的父母走了,三個姐妹都被彭蒙惠安排去美國唸書了,這也是最早期的偽留學生。

回到風琴這件事,風琴是阿嬤最想要摸的,後來結婚生小孩,就立志給小孩上鋼琴,五零年代經濟很緊啊,買琴的7萬元是和小叔借的,買的是YAMAHA原裝琴,那時候都是原裝琴。

有了琴,孩子也彈了,孫子也彈了,阿嬤也彈了,總是在彈琴中,阿嬤有了生活的意義,以上,快要九十歲的阿嬤如是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