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法華經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和神佛們很有圓。

大學時,助教他們家是教會,爸爸是牧師,有一回他說:「我們教會司琴都彈錯音耶,我們都唱不下去!」我說:「我去彈!」於是,我在教會司琴了五年,直到來了一位會彈琴的外國牧師娘。
開始媽祖遶境,起初是好奇,後來被路上所有的一切給感動,莫名其妙地一年接著一年的去走,去感受,去旅行。
明天啟動的「能量旅行」,也是菩薩照應下的結果,我用書法心經交換旅費,促成這次大旅行,也就是我相信是有神佛的,他們一直在照顧著我。
抄經也是這樣,起初是練字,寫寫心經、金剛經,後來寫到法華經,心經幾百字,金剛經幾千字,法華經幾萬字,慢慢地不再是練字,而是練心。
這本「法華經」,我有兩本,一本在書架看著我,一本在我手裏我做筆記用,為什麼會有兩本?嗯,基本上想看的書都不小心會買到重覆。
至於,法華經在講什麼?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因為這些過程讓你學到了什麼,你可以感受到,並且感恩一切,這比較重要。
岡本綺堂因福爾摩斯來的靈感,創造了半七捕快這個角色,是江戶時期的辦案小說,日本人也愛這個角色。
書中最要看的是繪者三谷一馬的江戶畫作,賣冷水小販赤足賣一碗四文的葛粉,薩摩蠟燭很臭但風吹不會熄,明亮又便宜,江戶時的初鰹相當貴,一尾要一個武士的年薪,易者(算卦者)手中拿旗,上面寫著「看透一切」,鏡子不用時要用布遮著,沒有結髮髻的女人叫披頭散髮女,我們現在路上都是啊!
很好看,在金石堂的最後生命中搶抱回來的。

不是單純的恩怨情愁,也不是強盗擄人,在日本的日劇和小說你總看得到各種千奇百怪的犯案理由。
這也是漫畫,畫的就是獵奇犯罪,故事從東京女童遇害開始,抓犯人迫在眉睫,卻傳出在獄中的腦科學家自白他創造了許多殺人狂,這事不得了,於是展開大規模搜索。
結果,「攝影家」和「音樂家」也扯上關係,這是怎麼一回事?還勞動了退職刑警也加入戰局。


RIVER五年都沒動靜,是在大休息?不…他找到網路好居所,連載四格漫畫,照自己的意思想,照自己的意思畫。
雖說是四格漫畫,當劇情連貫,也很豐富,挺有趣,書中一對兄弟,哥哥入伍,弟弟上學,遇到千奇百怪的事,殺手愛看連續劇,軍中同袍像花木蘭。
如果你看過RIVER畫的蔡桃桂,你也可以看看這本新書,消遺消遺。

不知是不是受到記憶只有一天的忘卻偵探「掟上今日子」的影響,我竟然覺得把一天當做一生真是棒得不得了。
掟上今日子系列日文原著10冊,台灣翻譯了8冊,我只看了4冊,把所有的書找出來都看完,柯。
據旁邊的尼爾表示,作者西尾維新又有「人間打字機」美稱,是個多產的作家,作品包括推理、輕小說、動畫劇本,很得年輕人歡迎。
哇…果藍年輕人是有年輕人的消息範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