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虛像的丑角

東野圭吾的寫作路並非一路順遂,各種推理大獎與他擦肩而過,靈感常常用完,不過,重點每當是他覺得沒救時,老天就會出現,一種神來一筆的概念。
湯川系列的物理學引用於案件,剛開始書寫賣座也不好,是編輯跟他說很有趣,再寫幾個來看看,才開始一炮而紅,所以這個天時地利人和的「人和」果真是最重點。

這本書是幾個短篇構成,看看這位靈感快完用的小說家是多麼精彩地在這幾篇中的文字遊走還能讓人覺得,你嘛好啊!

 這本書超難,專業用語很多,除掉這些專用語,我來說一下我看的想法。

心明明在,卻抓不到,發生什麼事?
我真的是我嗎?還是我執太深?
人們的善念和善行的每一個小小的效力累積,是很強大的能量。
業力的世界真是一個反射人們生活的鏡子,你是怎麼走,就出現什麼業,有好的,有壞的,有值得學習的,有陷入其中的。

看不懂這書,看楊定一的就可以,其實大同小異,都是在講心如何才能夠安定,專心,而能清楚地知心。
肉子長得像俄羅斯娃娃,是阿喜的媽媽,肉子肉很多,隨時都很開心,是什麼都不及格的媽媽,他是壞能量吸鐵,吸到很多壞男人,但是對阿喜的愛從不少。

肉子終於慢慢脫離壞能量的環境,來到漁港生活,漁港的居酒屋是肉子工作的地方,小鎮的人民歡迎肉子也喜歡阿喜。

阿喜是可愛的小學生,像個混血小男孩和肉子完全不一樣,他有時會像個媽媽一樣指點肉子,有時很貼心地不讓別人操心,是個早熟的孩子。

故事很溫馨,對話很生活化,最後的結局我大哭,原來這麼貼心的母女兩,有著更多人們不知道的秘密,更讓人心酸。

在日本,大飯店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他們會有婚禮企畫,如果你常在日本大飯店晃過去的話,你會看見他們在這一方面很細心。

日本的婚禮分西式和日式,所有到場的客人是要登記分配座位,餐點都是一份份,所以不會有婚禮蟑螂,婚禮程序如果你常看日劇的話,也知道就是固定的程序。

能選一個好飯店舉行婚禮是新人的願望,客人通常會穿得美美的,再拿很多禮物回家,日本的婚禮回禮是很豐富的,不會是結婚詐財,通常能打平就偷笑了,不會用婚禮來賺錢。

陳俊志超級勇敢的,他可以花五年時間把家裡、心裡的脈絡理清,寫出這些超級誠實透明的家事、心事,我真的是很佩服他。

他理清爸媽和家裏的事,是為看清自己,陳俊志的父親發達很早,是台灣最早期的「爵士攝影」負責人,因為生意大,擴張太快,結果捲入倒債風波,被迫逃離,媽媽到紐約,爸爸在台北。

媽媽一個人到美國賺全家人的生活費,姐姐十九歲意外死亡,這些家人分離的畫面一直困擾著陳俊志,長大後,拍紀錄片的他和爸爸公開出櫃,爸爸不認他,心裏折磨更深。

這本書我出版時看過,這次又再借來讀,因為就是很喜歡這個人的誠實,很願意看自己,現在的人,能這樣努力看自己的很少了,演戲得多,騙自己的多。

能把心裏理清楚,真的是每個人都要做的事,那是一種成長,也是磨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