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擊壤歌

17歲是一種懷有什麼心情的年紀?朱天心在北一女高三那年寫下的擊壤歌,很純真,很誠實,很有小大人的架勢,文筆好,思維細的人,從文字中不斷發現自己,發現世界。

文中這歌也太令人回味了,我也就跟著唱……藍藍的天空銀河裡,有隻小白船。 船上有顆桂花樹,白兔在遊玩。 槳兒槳兒看不見,船上也沒帆,飄呀飄呀,飄向西天。


告別是一門學問,我其實隨時隨地已經會和家人談起我想要的告別方法:像是我不要辦告別式。

這本手書是直接可以在上面寫的筆記書,他會引導你寫下你過往的快樂往事、喜歡的人、想留下的事、遺書、感謝的人、想做卻還沒做的事、想見卻還沒見的人…

帶著你比較能夠面對離開這件事,也踏實地去回憶,去執行生命中過往的人事物,你可以再回味,你可以去彌補,你可以去懷念,你可以安心的離去。

對於狐仙鬼妖這些不屬於此空間的東西,俺從小就好奇,我會爬上外婆家頂著天花板的衣櫃最上層,把大人看的「聊齋」給挖出來,裏頭當然也夾雜著許多腥膻色,那時就覺得大人的書真的是太好看了。

「種梨」講沒有同情心的賣梨人被法術高強道士給耍的故事,「畫皮」講用眼看的美不見得真美,用心看的美有時才是真實,叫人別從外表識之,有時虛實難辨。

400多則小故事都是蒲松齡想出來的?凡路過蒲松齡的茶攤,願意分享一個小故事,得茶一杯,於是,會整合資源的蒲松齡有了這麼多的故事得以分享。

告別的方法有百百種,你用哪一種?哈…這好像沒得選,要老天作主。

葉村晶真是一個倒楣鬼附身的女偵探,故事從他在老屋跌倒,頭去撞到埋在屋下的骷髏頭(這種機會還真是少得可憐)送醫住院而開始的。

那…為什麼又去老屋呢?嗯…因為他去二手書店打工,被派到客戶家收書,而發生了一起起的串連案件。

書中最精彩的除了劇情,還拉出很多類型的推理小說,因為他打工的二手書店常辦「各類推理節」以促銷書,流通書,所以,把這些書看一輪,可以看一陣子,好…就這麼辦。

新井一二三是個用中文寫日本狀況的時事觀察家,明明就是個日本人,中文卻比大多數台灣人用的恰當。

書中前部是他和褚士瑩對於日本文化及社會現象的對談,書中後部是他本人的單元觀察,也有談及中國和台灣,因為是2010年出版,所以很多現象要拉回當時社會狀態。

當時海角七號在台灣正熱映中,小室則哉沒落潦倒中,農藥餃子風波震撼人心,為什麼買衣服要去UNIQLO?書中寫得很清楚。

這書是我好友每一陣子都會提一袋書送我的其中一本,算是好看,我有留下來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