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支持文言文

以前的我,看見朋友很辛苦,還會和他說一下,要他們愛惜自己,要學會放下。


我現在都不說了,只會看著他們,接著頭上緩緩冒出一股青煙,心中感嘆道,此人真是太可憐了!

要變成什麼樣的人,就是每天的養份養成的,會如何,自己造的,沒人可理。


我教螢橋國中時,有一回上音樂課要學生表演他們的音樂才藝。

一個平常很會打球的大個兒男生搬了一具像棺材一樣的東西來,全班都萬分好奇的盯著看,看會有什麼東西跳出來…

古箏,是一台仙女彈的古箏,哇……全班嘩然…

接著,他坐好開始彈琴,全班從未有的鴉雀無聲此時登場,男生女生的下巴都掉到不能再掉了,美妙的仙樂傳來,彷彿進入天堂,大家完全不知道這位男同學會彈琴,而且彈得這麼好

於是,下課後,全班都愛上他了,以前不喜歡他的同學此刻的評語不一樣了,這真是勝利光芒發揮的最極致啊!全盤翻轉!


最近在吵白話文和文言文,我覺得很奇妙,都學不好嗎?都有其表達和適用之處啊!

不喜歡的人,你教他很多他也不想學,喜歡的人,你不教他他也會自己讀,我不懂這有什麼好吵的?

寫書法你就會知道文言文的美,你總不會拿起毛筆寫「我今天繞賽,肚子靠夭的痛!」,讀古詩你就會知道詩詞韻文的美,文字的優雅是今日你我都忘塵莫及的。

不能說我現在不用了,我現在不會了,我就把他消滅掉,可以欣賞啊!那些名字名畫我也不會寫不會畫,那大家就不用學著去欣賞嗎?

教育是全方位的,你教了,大家有所接觸才會有文化的傳承,台灣人敗在短視近利,所有延續的美好就這樣被斷送掉,太糟了。

我支持文言文…


開學了,我讓孩子可以抽掉一本譜,少一點功課,但是他們要自己決定拿掉哪一本。

孩子們很慎重,因為我要他們自己決定,我不幫忙建議也不幫忙決定。

有人拿掉最難的,有人拿掉最簡單的,有人拿掉同質性的……,我會問他們為什麼?他們都答得很好,都是他們心中真正的想法,這就是好的選擇,慎重選擇的,自己負責。


櫻桃子(櫻桃小丸子作者)本人,他們家是果菜店,他為了不想接那間有腐爛味道的果菜店,才奮力畫漫畫,當上漫畫家的。

這是一種家族激勵法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