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我每天都很空,空到一種要成仙的感覺。


年紀越大,越覺得這世上什麼可能都有,看事情的角度越來越立體化,也可以心平氣和地寫著鏗鏘有力的話語,心裏完全不為所動,不被影響。

像是跳在外頭看事情,很清楚,很明白,也說得出重點,甚至不必說,讓事情過去,反正,有時候,你說了是你明白了,別人還是很糊塗,不過,我也懶得管別人,隨緣。

對於同是我這個年紀的人們,我的生活是很奇特的,很個人化的,一種完全屬於自己慢慢創造出來的生活,也認真的走著。

空很好,空到一種境界,也就更明白了,明白到一種可以說說,也可以笑笑,於是一部笑看人生的小劇場就上演了。

沒有留言: